呆久能不上色绝不上色

上色是一辈子都不可能的

“呜……景仪要小芙蝶……”
“好啦好啦,景仪乖不哭了,思追哥哥下次给你抓小蝴蝶好不好?。”

年龄操作有→年更选手国庆假爆肝。
有生之年重新上色吧呜呜呜,速涂,群里的太太都是魔鬼嘤嘤嘤,我又忍不住动手了,我爱奶仪!!!!

每次画完画的心情→我不能自己一个人辣眼睛

儿童画警告。

今天含光君又陪魏前辈出去了,照顾兔子的事自然交给了蓝思追和蓝景仪。
蓝景仪一去就看到蓝思追被一堆团子埋在草地里,眉头微微一皱,突然有些嫉妒那些黑黑白白的小团子。也不管什么雅正、家训,抱着一种家规4000条要抄要罚随便你的心态,噼里啪啦的跑了过去,团子们瞬间一哄而散。
蓝景仪抢过蓝思追手里的兔子气鼓鼓地道:“兔子和我,思追,你要哪个!”
蓝思追摇了摇头,有些无奈地微微一笑,他伸手揽过蓝景仪,附在他耳边唤他名字。
“景仪。”
“怎么了?”
蓝景仪睁大眼睛,脸一下子红到了耳根,心脏扑通扑通好像要跳出来。
“兔子和景仪,我都要。”
思追,太狡猾了啊//////

画完了才觉得ooc嘤,思追怎么可能说这种话嘛,他可是最乖的宝宝。
划水了好久,终于不好意思了,等我画完小朋友组的猫耳双马尾女装,我就换新板子,又弄坏了_(:_」∠)_